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如果,這是前世。前世你在佛前祈求了五百年,求五百年只為了在最美的時刻被誰遇見。 如果這是今生。今生,你已是一棵開花的樹,誰遇見了你,誰又被你遇見?時光飛逝,愛情轉身,身後誰帶走了你一樹花的記憶。 你拼砌著那些碎片,都是曾經等待的熱情,以及,生生世世的盼望。一片是一朵花,一朵結一段緣,紅塵裡,誰與你錯肩擦過千百年。 癡戀冷成琥珀,回頭看,是那人。歲月把那人織成經典。 而今夜,就在今夜,有朵花自指尖盛開。聽到一聲望穿秋水的悸動,在瓣與瓣之間延展,宛若甜鄉暖夢,真抵柔軟的心底部,在那人必經的路旁,芳菲滿地。 這便是,你前世今生依依戀戀的往事了。 這是,你伏首跪祈五百個年頭生長心深處的心願了。 你知道你的前世為一葉桃,或為一抹紅,漂浮水中央。那人是流水脈脈,輕撫過你眉目間,低低吟歎。你記得你今生綻放了花滿樹,一朵朵桃紅,香染窗間。那人是泥是土,貼近你,晝暮潤澤。 還想起了什麼?戲台前水袖翩舞的旦角與謝幕時簾布下的凝視的雙眸?又或者,雨巷裡搖曳丁香色的女子與青石板邊撐油紙傘的書生?…… 統統。卻都是你們呢,三生石上的糾纏。如花,次第而開。 愛情原是一出華麗緣,在今夜,帶回一樹花的記憶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1年、2年……若干年以後,我將會是怎樣的,你知道麼? 我想,我是真的把自己丟了。沒人懂,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懂。一個人的時候,時常會發呆,腦子不知道想些什麼,只是任由自己的情緒氾濫。“感性”這詞是我不喜歡卻又根深蒂固地擺脫不得。好累,卻是自作自受。 現在同學聚餐,談得最多的便是工作、錢、婚姻,到了一定的時間,這些真的就像那些無法脫離的既定軌道,不管曾經你是如何偏離,最終的方向永遠不謀而合的一致。很厭煩,但我知道,我不是那種有勇氣、有本事偏離的人,不用以後,現在開始估計就已經開始向著那個方向去了。呵,多麼諷刺。 現在感覺越來越明顯,身邊的人一個個離我越來越遠,真的僅剩那麼若干個人,依舊陪在身邊。只是即便在身邊,我依舊覺得自己是一個人,因為我一直是個很貪心很貪心的孩子,我想要好多好多的愛,可惜,往往這樣,卻是越得不到,是不是?以前很懂的道理,很明白的人情,如今卻統統忘記,我忘了該怎樣才能把自己磨練的像當初那樣,不對任何人,任何感情,抱任何希望,做任何寄托。 很想跟自己講,請原諒我的無常,我的沒出息,我真的很想做個好孩子,陽光明媚,充滿朝氣,一路向陽,可是,不管多努力,我一直都是個壞孩子。做不到真的快樂,真的積極。即便假裝,演技也越來越拙劣,因為我真的快受夠了,連自己都快受不了自己的無常。 今天去看牙醫,一顆壞了將近七年的牙齒,一直拖到現在才去進行最後的治療。該慶幸,幸好上次治療的很好,現在才能容易些。只是暫時裝了個臨時的套子,過陣子還得去。不能吃,於我來說,有些煎熬。現在依舊難受。後悔曾經沒有好好對待它,有問題的時候也沒及時去看,如今這樣,又是自作自受的結果。不管對人,處事,我總是會犯拖拉的錯,所以才把自己置於現在的境地。 為什麼我總是那麼後知後覺,許多曾經種下的因,現在是不是到了我該承受結果的時候了?只是,我想問,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不然為何會如此的壓抑。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週末,受好友之托宴請鄒君吃飯。我火速連線鄒君…… 鄒君回音:“昨天是重陽節,也是我媽媽生日,我家兄弟姐妹都回老家和母親一起慶祝母親大壽,剛剛坐車回到車站就直接趕往辦公室上班了。這兩天喝酒太多,休息不夠,有點累,要不改天再聚,如何?” 我無語。 現在時間是下午3點23分,無聊中我翻閱手機通話記錄,查看與鄒君連線到現在時隔4個小時18分。 收到一條信息,是好友發來的,“鄒君今晚是否有空一聚?” 我矛盾中…… 堅決再次連線鄒君…… “鄒總啊,好友今天特想和你喝兩杯,因為昨天是你母親生日嘛,所以大家就高興一下,如何?”哼,我操出了殺手鑭了。 “……好吧,叫上誰SZ,ZX一起喝酒。”鄒君爽快回音。切斷連線。 “Year!”鄒君,性情中人,好人吶。 諸君來到了位於江南美食城,投資商系廣西博白縣的鄧君等人開的“九聯天廚”208包廂。 入座。 先上的第一樣食物是大名鼎鼎的“山姜月婆雞湯”,據說很補,廚師獨創手藝,不放任何調料,符合健康標準。 諸君是餓,是需急補?不得而知。補的東西全下肚了。 由廣西南寧市勳久商貿有限公司廣西總代理的,為今晚主題為“為母親乾杯”晚宴誠意贊助的貴州茅台鎮遠明酒廠生產的醬香型白酒:尊貴宴、小醉仙酒;也齊刷刷的恭候在諸君面前多時。 勳久公司的董事長黑佬發話了:“有著‘入口不辣、不嗆、順喉;回味不苦、不澀、香醇;酒體飽滿、醬香突出、空杯留香持久,適合廣西人口感’的尊貴宴和小醉仙酒,有幸可以支持贊助今晚的喜宴,實在是承盟大家的支持與厚愛,祝願在座的各位今晚都能喝得開心,吃得盡興!” 多少愁情往事,多少恩愛情仇,在推杯換盞的53度高溫作用下,一笑泯恩仇。 酒到醉時,情到濃時,憨憨的鄒君話語連篇說起了他的過去。 “我17歲父親就沒有了,那時候讀高中,家裡很窮,很難的,我家幾兄弟姐妹,就我弟弟讀過大學,我也就只是高中畢業,我是在窮山村小學教書,一步一步走出來的,那時候的心願就是為了吃飽肚子。為了不讓母親受那麼多苦,我和弟弟在砍甘蔗的時候,由於個子較小,扛甘蔗一步三摔跤的,就當下,我和弟弟發誓一定要走出去;今天我們都出來了,我來到了首府南寧,弟弟在北海,都有著一份很受歡迎和尊重的工作。兄弟姐妹的小孩都在念大學或者已經進了單位工作,也算不錯了!憶當年,我們苦啊!所以,昨天是老母親的生日,我們幾兄弟姐妹都一起回去為母親慶祝生日……” 諸君靜靜聽著,眼睛都有了幾分濕潤,鄒君更是內心澎湃。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酒杯,“今天我們已是為人父母,我們也要成為偉大的父親,讓我們為偉大的母親、父親乾杯!”諸君一飲而盡。 眼前的情景不亞於電視劇《梁山好漢》中結義時喝酒的豪情萬丈。 九叔開口了:“我媽媽今年73高齡了,我家裡共7兄弟姐妹,我是最小的一個,今年31了,目前單身,我剛學爬的時候父親就走了,我只有母親……”鄒君起杯:“敬九叔偉大的母親一杯!”九叔回敬鄒君偉大的母親一杯。 諸君都在滔滔不絕說起了自己成長受父母影響的一些回憶,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對生活、人生的感悟,都一一互敬偉大的母親。 …… 在充滿著友情、親情、愛情的“為母親乾杯”晚宴上,諸君深深的體驗和感受到了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,前輩為了後代的幸福生活而努力奮鬥和做出的偉大貢獻。 讓我們以此為契機,感謝我們偉大的祖國母親、生育養育我們的父親母親,感謝他們的無私奉獻,祝福他們健康長壽、幸福萬年長!讓我們再次舉起手中的酒杯,為預祝我們一定要成為合格的偉大的父親母親而乾杯! 這是一次宴請,更是一次感恩教育。諸君感謝鄒君教導,感謝好友宴請。 文章來源:Aboard the USS Abraham Lincoln |糖把我的牙害了 | 憂鬱王子—小堂的個人BLOG |專為中國0-3歲嬰幼兒定制 | 城市螞蟻的小窩 |造型師吉米的BLOG | TBO.com Election 2004 Weblog |大連裝修污染檢測治理 | 哈妹的部落格 |陳一筠的BLOG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大多數人都曾是白天看九寨溝的,步入其境,會欣賞到那嵌入山水之間的多彩美景,尤其是那五彩石、孔雀藍、魔幻般的池畔,還有那春分和仲秋時節被風浸染的山林,葉片的色彩宛如畫筆,為那裡的山水塗上大自然生命的色彩並賦予九寨溝神奇天堂之美名…… 初秋早晨,當我步入九寨,把陽光與色彩收進眼簾之後,忽然產生另一種好奇的想法,決定要夜走九寨,撲向山水深處,用心去聆聽九寨的靈魂之聲。 九寨的夜很純淨,雖說只有半弦清月掛在山尖,但夜的濃度彷彿過濾了似的,黑靜中帶著絲絲透明的藍夢,在寨與寨之間、山與山叢中、湖與湖的彼岸飄浮著一種夜色情緒。此時,泉擊石盤的聲音愈來愈響,當你貼近礁盤,俯身側耳時,一種神奇的聲響穿過石盤發出的聲音,然後由噴發的水珠同時打在翠竹林裡,像散落的珍珠聲,形成了主聲音與次聲音合奏的共鳴,傳遞給夜空的是山的神聖,水的經典。“這是一出泉水,帶動的是多音的組合!”我閉著眼睛在感悟,“水是有生命的!” “聽說,金海湖是海拔最高的山脈之湖,山與水有洞洞相連的秘密?”我指著海拔3300多米的山峰,問旅遊局的老朋友甘巴。 “那裡是最原始的山洞,當年林場的工人曾進去過,誰也沒有走到頭。”甘巴擔心地說,“光靠我這手電筒是無法走進山洞的。” 我笑了,帶著一絲無所畏懼的神色:“山洞裡只要有泉,單憑聲音就會找到洞與洞之間的路。” “你真的要進洞?”甘巴急了,“就是白天進去都很困難。” “沒有探險,哪來的收穫!”我說,“要想寫出真正的九寨神奇,一定要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。” 走進山洞裡探幽,尋找的是泉的源頭之母。夜裡的山洞格外單純,泉的聲音在洞間迴旋著,既清脆又響亮,宛如在懸崖礁盤上滴下翡翠,顆顆沁人耳畔。我屏住呼吸,透過洞內水珠閃爍的點點星光,聆聽著來自泉水發出的響聲,用心在尋覓著那最天然的泉之聲。洞內的山盤與礁砂形成了九寨獨特的地貌,泉湧出石間,並融入沙棘沉澱之後,形成了地質的鈣化,水與水流出的是一種綠色的詩意。 驀然,在我的頭頂傳來一陣轟鳴的水流聲,像是一瀉千里的瀑布巨響震耳欲聾,我驚訝地仰頭望著,黑壓壓一片,什麼也看不見。“這水聲來自於海拔之顛,據說遠古的人發現這個洞後就沒出來。”甘巴說得很認真。 我憑著水聲的方向,鑽著一個個洞口,翻越著一個個起伏的山脈狹路,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腳是在沿著水系攀登,在洞的某一個磐凹處,總會有泛著泉眼的水流,靜謐之中能聽到泉的吟唱。“你聽,在這裡唱歌,有一種神奇的回聲,並且傳得非常遠。”甘巴說著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《神奇的九寨》。他唱的每一個音符都穿透了泉水與山石,彷彿把我們帶入了一個碩大無比的音箱裡,真實地感受到了大自然奇妙的魅力。一曲過後,我在洞的夾層中尋覓到了真正的水源頭。“快來看,我的左側是一道水線!”我大聲嚷道。 水線在夜色中閃現著一道道別緻的亮麗,而且能輝映著整個山洞,是從高原飛流直下的瀑布,唱著歌從遠古走來,聲音是如此的原始和年輕。 “這是洞中的小瀑布,真正的大瀑布還在高原深處。”甘巴說這話時,我已經明白了九寨水源的含義。我無需再去尋覓,已經用心觸摸到了水的神經,泉的甘甜。 當我走出九寨山洞時,站在一處最原始的崖石邊眺望,眼前的九寨已經沉浸在一片茫茫的夜霧之中,東方的晨曦彷彿穿透霧紗,射出了絢麗斑斕的霞光。此時,我被迎面飄舞的晨霧繚繞,在夜與晨的交織中,再一次聽到了那散發著馨香的泉水聲…… 文章來源:李東田的BLOG |Dead Parrot Society | 章小堂的BLOG |張福民的BLOG | 謝嘉幸的BLOG |媽咪也瘋狂 | 文字如刀,心如豆腐 |歐洲的大高粱 | 一片荒地 |詩詞新說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中國的國情造就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春運。   在我們的傳統觀念裡,春節是親人團聚的日子,再遠的路也不能阻隔團圓的渴望,再大的事也不能大過團圓的囑托。正是由於這種千百年來的思鄉情,讓四海漂泊的人想盡一切辦法在春節時回到家中。   雖然春節有幾千年的歷史,但在早期並沒有「春運」一說,「春運」一詞起源於90年代。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發達地區的民營私營企業不斷興起,人力需求呈井噴式暴發,全國各地的農民工一下子找到了就業的渠道,不顧一切地扔下手中的鋤頭,源源不斷地流向發達地區。似乎在一夜之間,所有的鄉村沉寂下來,青壯年都走了,留下老弱病殘和婦女兒童。到了90年代,這種萬鄉空城的現象更是令人感歎,一直到春節的時候,所有的鄉村才慢慢恢復往日的生氣。   中國是個人口大國,每年外出務工人員達幾千萬,而從離開到歸來,不過十天半月的時間,試想,除去在家過節的日子,這麼龐大的人流在幾天之內向外疏散或回返,那種情景該是何等壯觀。人們從歸心似箭到輾轉回鄉,接著,匆匆過完節又輾轉返城,無論是從規模還是難易程度上講,都是一件令世人矚目的事,這個時候,「春運」一詞應運而生了。   提起「春運」,所有在外的人內心異常複雜。   中國的交通狀況與人口流量極不相稱,再加上車票買賣存在很大的管理漏洞,特別是鐵路,倒賣火車票的事情屢禁不止,導致一到春節,火車站就是人山人海,一票難求。往往是,從票販子手上買到高價票,還巴不得磕頭謝恩。   汽車呢,安全又讓人堪憂。每年發生在春運途中的交通事故還少嗎?這是很多人不願坐汽車的主要原因。   飛機還算安全,可票價不是普通打工族能承受得了的,所以,絕大多數人不作坐飛機的打算。   這種情況下,火車就是第一選擇。每年臨近春節,人們開始為買火車票四處奔走,托人的,聯繫票販子的,網上查詢的,弄得焦頭爛額。最苦的,是自己排隊買票。三兩個親朋,輪流在火車站排隊,帶上被子乾糧,一站就是幾天幾夜。遇上落雪下雨,那個慘啦,不弄出一身病來就是菩薩在保佑了。如果老天有眼,碰上哪年這個時候沒有落雪下雨,寒風嘯嘯總是免不了。人們在寒風中不停地跺腳搓手哈氣,運氣好的,辛苦點只要票到手了也算苦有所值;運氣不好的,排到窗口,售票員掛出一張紙牌子,上面寫著「到某某地的火車票已全部售完」,所有的勞累便付諸東流。   走白路沒有希望,就只能走黑路了,很多人從票販子手上買票。從票販子手上買票風險也大,花上幾倍的價錢買了票,檢票時被告知是張假票,不能上車,回家過年也就徹底沒戲。也有買到真票的,不過,大多是站票。等千辛萬苦上了車,整個車箱已被擠得水洩不通,寸步難移。   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,站十幾甚至是二十幾個小時,還不能睡覺,那是什麼感覺?火車的站票就是這樣。站在過道上,每個人能擁有的,恐怕只有夠轉身大小的地方。車箱裡空氣悶熱,各種味道瀰漫,嘈雜聲不絕於耳,當累得不行站著打個盹,餐車來了,又不得不睜開眼讓餐車過去。還有,叫賣的、上廁所的、找人的陸陸續續在過道上躥來躥去。這個盹能打得舒服嗎?到最後,腳也腫,眼也腫,人卻瘦了一大圈,一個字,苦!   旅途中,還有大包小包啊,吃喝拉撒啊,防小偷啊等等……不多說了,越說越怕!箇中滋味,相信只要是經歷過的人都深有體會。唉,春運,怎一個愁字了得?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李女士:我女兒最近感冒了,給她服用了一些治療感冒的藥物,可是孩子的情況沒有明顯見好,又給她服用了感冒糖漿。服藥1小時後,孩子開始睡覺,而且睡得很沉,很難叫醒。去醫院做了抽血檢查,結果發現孩子血中「對乙?氨基酚」的濃度增高,說孩子的睡眠是藥物過量引起的。請問該怎麼辦?   專家:對乙?氨基酚是用於治療發熱和感冒常用藥物中的主要成分,又稱為撲熱息痛、醋氨酚、退熱淨等,很多治療感冒和發熱的藥物中都含有這種成分。由於這些藥物都屬於非處方藥物,因此大家認為這些藥物的安全性很高,副作用相對較小,使用時就放鬆了警惕,沒有特別注意其中所含的成分,埋下了重複服藥的隱患。一些家長在給孩子或自行選擇非處方藥時,往往只記藥物的商品名,卻忽略了其中所含藥物的成分。當幾種感冒藥疊加服用時,就很容易出現重複藥物導致「過量」中毒現象。   對乙?氨基酚服用過量,會對人體產生一定的副作用。長期服用或過量服用這種藥物,都有可能引起肝細胞壞死。過量的對乙?氨基酚所生成的毒性代謝產物同樣會損害腎臟,造成腎細胞壞死,特別是同時使用水楊酸鈉(阿司匹林)或咖啡因時,更容易損傷腎臟。另外,所生成的毒性代謝產物也會直接作用於骨髓造血系統,構成破壞,有可能誘發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或白血病。孩子過量服用撲熱息痛,還可能引起中樞神經系統的中毒症狀,導致嗜睡、大腦損害、神經功能減退等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因為真的很傷心,也沒有地方可以說的,朋友不能說,家人不能說,所以我上這邊來說,和大部份人一樣的,我跟他家人合不來。   汪媽媽突然不請自來。「我今天是來替我兒子說聲對不起的。他年輕不懂事,太衝動了,你看,如今想說分手也不好意思,只好讓我這個當媽的代勞。」說完這些,她徑直朝裡間走了進去,「哦,對了,我是來幫他收拾行李的,他以後再也不會在這兒出現了。」   吳小果和男友汪雨交往整整兩年了。初見面時,她是一家酒店的收銀員,勤奮上進,他是一家科技公司職員,偶爾在那家酒店兼職,兩人一見鍾情。   然而,半路殺出程咬金,汪雨媽媽對此極力反對,並挖空心思策劃了一幕幕鬧劇。   不被祝福的愛情   認識汪雨時,我並不知道他小我一歲,愛情卻不期而至。我不太在乎年齡的差距,然而這卻是汪雨媽媽極力反對我們的理由之一。汪雨1.80米,我剛剛1.60米,他是大學生,我只是酒店收銀員……理由太多了,總之,他媽媽看中的是他家的世交、汪雨以前的女同事、如今在深圳工作的高雅懂事的陳美。   汪媽媽不止一次給我打電話,說我是個大姑娘了,希望我能把汪雨看成弟弟,好好待他,而不是看中他們家的環境。每次聽到這些刺耳的話,我難免憋氣窩火。可是,看到汪雨不顧一切地堅持半夜接我下班、和母親據理力爭、出錢幫我開店創業,我總是心頭一軟,又乖乖回到他身邊。   週日上午,時間已經指向了11點,說好幫我去進貨的汪雨還沒有過來,難道出什麼事了嗎?我打電話過去,沒人接聽,再打過去,手機就處於關機狀態。   一連三天,汪雨無緣無故地沒了音訊,我心急如焚,只好給他表妹羅莎打電話,讓她臥底幫我打聽打聽。下午,羅莎趕來店裡,「小果姐,汪雨家裡沒人,我給姨媽打電話,她說汪雨出去了,但就是不肯說去了哪裡。」 媽媽設的「陷阱」   我的心懸了起來,腦子亂成一片。第二天下午,正準備出門時,汪媽媽突然不請自來。「我今天是來替我兒子說聲對不起的。   他年輕不懂事,太衝動了,你看,如今想說分手也不好意思,只好讓我這個當媽的代勞。」說完這些,她徑直朝裡間走了進去,「哦,對了,我是來幫他收拾行李的,他以後再也不會在這兒出現了。」   我傻愣在原地,眼淚順著臉頰無聲滑落,分手?這是汪雨的意思,還是他媽媽的?如果是他媽媽從中作梗,那他現在躲哪兒去了?用心堅持了兩年,沒想到卻是這個結局。難道,汪雨當初對我許下的承諾,全是欺騙和謊言?   在和汪雨失去聯絡的第五天,我不慎把手機遺落在公汽上。痛定思痛,我索性換了新號新手機,決心忘掉過去重新開始。   6月2日清晨,還沒起床,樓下的卷閘門被敲得轟轟作響。我下樓拉開門一看,竟然是汪雨。他呆站在外面不肯進來。「小果,原諒我吧,我被騙了。」彷彿剛剛痊癒的傷口被再次拉開,我低了頭,轉身回了店裡去。   「小果,這都是我媽安排的……」原來,週六那天晚上,汪雨從我的奶茶店回家後,被他媽媽數落了幾句。末了,她忽然提起汪雨的工作來,她說他爸爸的一個朋友在深圳開了家網絡公司,正好缺人手,希望他能過去。汪雨心裡念著我,當場拒絕了。「不如這樣,我們定個一年協議。如果你一年之內能在深圳站住腳,讓我們兩老看到你的獨立能力,我就不再干涉你和小果的事情,你帶她去深圳都可以。」這是唯一的機會,雖然猶豫,汪雨卻仍然願意試一下。   當汪雨掏出手機準備和我聯繫時,被媽媽一把奪了過去,「但這一年時間,你們不能聯繫,也順便看看你們感情能否經得起考驗。」   第二天一早,汪雨還沒起床,汪媽媽竟然已替他收拾好行李,買好了車票。沒有了手機,汪雨獨自一人踏上了南下的火車,然而,當他按照媽媽寫好的地址找過去時,卻吃驚地發現,原來,媽媽留下的所謂宿舍地址竟然是陳美的住處,三室一廳的房子,陳美和他各住一間!這不明擺著就是為他們製造機會培養感情嗎?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